酒馆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同时也是打架的好地方。“哇噢好大的奶子呃~(酒嗝声),小姐叫什么,呃~,名字啊?”几个喝醉酒的混混看到依蕾亚那既暴露又性感的魔法剑士打扮,可能是在

“哇噢好大的奶子呃~(酒嗝声)

酒馆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同时也是打架的好地方。“哇噢好大的奶子呃~(酒嗝声),小姐叫什么,呃~,名字啊?”几个喝醉酒的混混看到依蕾亚那既暴露又性感的魔法剑士打扮,可能是在打赌谁能够泡上依蕾亚吧?其中一个就带著浑身酒气拉了一张好色无餍的脸上来搭讪了;可惜依蕾亚对那家伙完全不感兴趣,除了撇撇嘴表示不屑外,根本正眼都没看那家伙一下。“呃~,小姐别这么,呃~,冷淡嘛,我们…”话还没说完,已经忍耐到极限的依蕾亚拔出剑,对著那家伙当头就劈了下去。“铛”“哇啊”还好茉莉亚和露西亚知道我不喜欢因为杀人而惹上一些低级麻烦,同时拔剑挡下了依蕾亚对那个酒醉混混的攻击;我则是用力一脚把那家伙踢走,免得依蕾亚把他给劈成了两半。“你们干什么直接把这家伙给劈了不就没事了为什么挡我的剑?”攻击被挡下的依蕾亚气得杏眼圆瞪,立刻对著我兴师问罪起来。“喂喂这是奴隶对主人应有的态度吗?”我也毫不客气地反问,同时拉住依蕾亚的手就把依蕾亚扯进怀里来,“竟敢挑战主人的权威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奴隶不可”说著就对著依蕾亚那被短裙包裹著的丰满臀部一巴掌打了下去。“啊”屁股上被我用力拍了一下,接著我的手就朝著依蕾亚短裙下暴露出来的大腿内侧开始发动侵略,酥酸麻痒的感觉让依蕾亚一下子失去了站起来的想法。刚刚那个被我踢出去摔在地上的混混,现在已经爬了起来,还拉了同伴一起来叫嚣著打算报仇还是讨回面子之类的…天知道,我根本没仔细去听,就像各位读者大概也不会去研究吃屎的苍蝇在交谈些什么吧?我只知道那些讨厌的苍蝇竟敢打扰我玩弄依蕾亚的兴致一个风系一级的压缩空气冲击术就把那几个冲上来扫兴的家伙全都吹出酒馆大门,在路上摔成一堆。只要是酒馆里的常客对这种喝醉以後打架的事情都已经司空见惯,一点也不稀奇了;稀奇的是今天出手打架的竟然有魔法师在内,而且是个人类魔法师。在魔法师这项职业几乎是被侏儒族给独霸的大陆上,人类魔法师已经够少见了,而一点修养都没有、会在酒馆里和其他人发生冲突的魔法师就更少了;所以这场低等级的打架风波暂时告一个段落之後,旁观的人都开始低声议论纷纷。“你们这里有别人在看啊”看到我和依蕾亚的行为又开始出轨,茉莉亚忍不住抗议了。“茉莉亚你也拜托一下我又不是要上你,依蕾亚都没说话你也不用担心吧?不然你来陪我好了”“我才不要啊讨厌不要啊”依蕾亚把茉莉亚给扯了过来推在我怀里,於是好色魔法师搭配淫荡红龙再加上顽皮绿龙开始对著娇怯怯的青龙张牙舞爪;没错,露西亚也加入“虐待”茉莉亚的行列了可怜的茉莉亚只能红著脸勉强防守自己的裙子不会被我给掀开,以致全身上下的敏感地点都落入侵略者的魔掌摧残之下。酒馆的另一个角落里,几个人一边看著我们这桌的闹剧一边讨论著:“这个小子看起来不错。”为首的人说著。“太轻浮了吧?不像是魔法师应该有的素养。”旁边一个人接口。“只要能打会斗,轻浮倒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兰妮也不见得多淑女不是吗?”为首的人继续说著。“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被点名的少女红著脸抗议。“我们团里确实需要一个法师,再看看吧如果这小子适合的话就这么决定了。”为首的人下了结论。好心有好报这句话对茉莉亚来说可是再对也没有了,就在茉莉亚的最後防线即将失守的时候,替茉莉亚解围的人来了-刚刚被我轰出门的那些混混搬了大队救兵来讨债了;我只好停止侵犯茉莉亚,先打发掉这批“债主”再说。“小子,刚刚是你打了我兄弟是不是?”领头一个脸上两条刀疤的刀疤男开口。“是我打的没错。”“理由是什么?看起来你不像没事找死的家伙,打我兄弟总有理由吧?”“你兄弟不长眼想泡我女人,被我打活该今天换成我泡你女人,你会砍了我还是把女人送我泡?”刀疤男眼睛眯了起来,“这倒也是。不过我兄弟被打了,我做老大的可不能不管。既然打架打输了,就从打架上讨回来,小子你怎么说?”“去外面打,一场决胜负,谁输谁认错谁滚蛋”说完我站起来,带著龙女们就朝门外走,刀疤男领著他的手下随後跟出来,最後涌出来的则是想看好戏的群众。“你们就一起上来打吧,我们这边五个就够了。”我先开口叫阵。“小子你也太狂了吧?五个人对付我们二十几个?”刀疤男大概是觉得自己被小看了,脸色不怎么友善;嘿,打架的时候谁会摆笑脸给别人看的?“我是魔法师,你们上来两个人和上来二十个人对我没有差别,就让你们输个彻底免得以後找我麻烦”“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打输只能怪自己”刀疤男一挥手,他带来的手下纷纷拿出武器;接著刀疤男大吼一声:“给我打”所有的人立刻乱吼乱叫著挥动武器打来。我先伸左手把依蕾亚搂著,免得这条母暴龙拔剑出去砍人;右手一伸,“噗”一声轻响之中,水系一级的迷雾术立刻把对方所有人给笼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白雾中,接著就是连续不断的仆街声和痛叫声从迷雾之中传来。我首先放出迷雾术,再让露西亚和小夜去把对方的裤子通通给拉下来, 一码中平特资料接著风系一级的狂风术立刻把弥漫的白雾吹得不见踪影;於是刀疤男和手下们光屁股趴满地的风景瞬间就曝光了。先是眼前突然出现茫茫大雾遮住视线,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再来就是下半身突然凉飕飕地, 香港一肖中平特公式接著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住,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刀疤男和手下们就这样摔了满地;运气比较不好的人要嘛鼻子捣在地上,要嘛小弟弟被地上突起来的石头给捣中,总之不是按著鼻子就是捂著小弟弟在地上打滚。“鸡鸡都好小喔…”小夜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当场让爬起来打算再度进攻的刀疤男和手下连忙抓起裤子,掉头就以最大速度逃离出丑现场,也顾不得後面观战的群众仆街满地之余还不忘疯狂大笑以及嘘声不断。相信我,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再回来找麻烦;打架打赢打输还是其次,要是碰上小夜那句终极必杀评语“鸡鸡都好小”绝对会让他们的小弟弟这辈子再也抬不起头来,“这小子真的不错”“团长,这小子用的只是最初级的法术而已啊这种法术随便找个法师都会用”“我说的不是他用法术的等级,是他用法术的手段;一个最初级的迷雾术再加上一个狂风术就把敌人给赶跑了(这些人没有看见露西亚和小夜在迷雾中脱人裤子的行动,一直以为是我用狂风术把那些人裤子吹掉的),省时又省力;比起乱扔火球的所谓高级法师,我更看好这小子在战斗中的潜力。”刚刚把找碴的人打跑,左手正在依蕾亚屁股上享受著既光滑又有弹性的触感时,几个佣兵模样的人朝我走了过来;领头的是个穿著锁链甲、背著一把双手大剑的武士,旁边跟著一个穿著鳞片甲拿著斧头的战士,还有一个穿夹片甲拿砍刀的战士;跟在後面的则是一个没穿装甲的少女弓箭手,粗麻布衣服的领口开得低低的露了胸口一片白晰光洁的美丽风景出来,可惜穿的不是短裙而是长裤,不然就更完美了。“小兄弟,不介意我请你喝个酒吧?”领头的武士开口问。“只要不是我付账,有人请客当然不会拒绝啦”跟著这群人进了酒馆,互相介绍之下知道这个武士名字是克雷伯,外号是螃蟹,身分是佣兵团的团长;拿斧头的武士叫做大熊比尔,是副团长;拿砍刀的叫做艾格达斯,外号瞎眼的老鹰;少女弓箭手叫做兰妮,没有外号,是团长的养女。“负伤蛮牛佣兵团?为什么叫做负伤蛮牛?”听到佣兵团的名字,公式专区我差点被喝下去的啤酒给呛到。“意思就是我们不见得是很强的佣兵团,但是我们收费保证是很贵的。”克雷伯很轻松的解释著。“哇哈哈哈真是有趣的名字啊我喜欢这名字噗哈哈哈”我笑得肚子都有点痛了。“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虽然我们只是个小佣兵团,但是我们需要一个法师的支援,而且我们正好缺法师。”“加入你们?没搞错吧?我可是连见习法师资格都没拿到的法师耶”话是这么说啦,因为我从来就没去魔法公会考过什么检定之类的,虽然现在我已经是全大陆上唯一元素四系九级的法师。“没关系的,我也没拿到过什么剑士资格证明之类的,反正我们团里全都是没有拿到资格证书的家伙。”“嘿听起来不错,全部的人都是无照上路的家伙,哈”“要不要加入?每天给你10枚银币的薪水如何?”10枚银币对於一个初级法师来说可以算是极为优惠的待遇了。虽然克雷伯团长不知道我真正的实力,但是就他而言,对一个新手法师开出10枚银币的价钱表示他很礼遇我这个“菜鸟”法师。“嘿,我不缺钱啊银币对我没吸引力,倒是…”好色的眼光转向一旁的兰妮,“这样吧团长,我加入你们没问题,不需要什么薪水,只要兰妮每天穿短裙给我看就好而且我想离开的时候我有随时离开的自由。”听到这种要求待遇,团长、副团长和那只瞎眼老鹰当场仆了个街“为什么要我穿短裙?”克雷伯团长还没说话,兰妮就先发问了,不过是好奇的语气而不是发怒的样子。“我很好奇啊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身材这么好,皮肤又白,要不是这条该死的长裤遮著你的大腿,应该也是很诱人的吧”“你自己说的喔我穿短裙给你看,你不可以向我爸要薪水喔”兰妮眨了眨大眼睛,才刚坐回椅子上的团长副团长和那只瞎眼老鹰又仆了个街。“就这么说定了哪天要是你没穿短裙的话就要付我一天20银币的薪水,不然我就自动休假罗”“没问题”於是在团长和副团长都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形下,兰妮就和我达成入团协议以及薪水约定了。负伤蛮牛佣兵团的营地在城外,现在正在等待雇主采购商品完毕後护送雇主回家。负伤蛮牛还真的是个小佣兵团,连我(龙女们不算)在内全部也才34个人而已,而且都是轻武装团员;一般战士团员身上大概都只穿皮甲而已,仅有的几个弓箭手身上根本只有衣服没有护甲,全团唯一的治疗牧师也只有一件肮脏的牧师长袍配一根长木杖当作防身武器而已。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这是个童子军佣兵团;除了团长副团长和几个带队队长之外,全部团员都很年轻不说,战斗技术也都不是很好;这么说吧,兰妮在团里号称弓箭技术第一,同时也是弓箭队长,但是练习射箭的时候兰妮的命中率竟然比我这个打猎起家的法师还差本来只是想接近兰妮以便欣赏美女的大腿曲线,有机会也许还能吃点豆腐;结果我陪兰妮他们做50公尺距离射箭练习的时候,我射了10箭,10箭都中靶,其中一箭落在红心上;兰妮虽然也是10箭中靶,但是没有一箭落在红心上的。其他的战士团员也是类似情形;当团员彼此拿著木制武器对打练习的时候,依蕾亚看没两下就看不下去了;茉莉亚和露西亚也是看没多久就纷纷放弃:“看这种战斗练习会降低自己水准的”除了小夜没说话,其他龙女们异口同声。小夜没说话的原因是茉莉亚把小夜的眼睛遮起来了,免得小夜不小心学到低水准的战斗观念。正确来讲,因为缺乏经费导致无法购买足够的训练装备,所以团员都没办法受到良好训练,只要看看那些战士团员练习的时候根本不敢出力对打,怕把队友打伤的样子;弓箭手也是射了10箭之後就去小心翼翼地把箭拔回来开始保养,以致一天里根本没射几支箭来练习,偏偏他们又不是天天都有训练的时间,这样七折八扣下来根本就等於没受到什么训练;这种训练能训练出什么强力战士真的很让人怀疑。为此我还特别找团长谈了一下,不过克雷伯团长只是苦笑著回答:“没办法,收入不够高,每次任务之後还要花费许多钱替受伤团员疗伤,根本没什么盈余可以用来买装备。”“你不是说收费很贵吗?”“那是比较之下,像这种护卫任务我们一天收150银币,已经比行情价高很多了,但是薪水去掉60银币,一般经常开支去掉30银币…”“还有60银币啊”“…要留著替战斗中受重伤的团员请牧师或法师治疗,价钱很贵,有时候一趟任务下来还会亏本…”我的妈啊这根本就是恶性循环嘛没有钱买不起装备导致团员受伤,受伤的团员又消耗金钱去医疗,导致没有钱购买装备“兰妮,你想不想知道一个秘密?”今天练习射箭的时候我来到兰妮身边故作神秘;佣兵团雇主的货物采购已经结束了,预定明天就会出发,所以大家都把握最後的自由时间加紧练习。“什么秘密?”兰妮本来正打算拉弓射箭,听到这句话之後就转过身来看著我。“注意啦,我示范给你看”拿过兰妮的弓箭,我对准箭靶发了一箭。“砰”箭射中箭靶的同时,箭靶立刻像是被引爆似的炸得粉碎。爆炸声不但把现场在练习的弓箭手吓了一跳,还把团里其他人都吸引过来了。“你…你怎么做到的?”兰妮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置信地望著原本竖立箭靶的地方,现在那边只剩下地上一个小洞而已。“你让我亲个嘴我就教你。”兰妮没说什么,直接搂著我脖子就送上一个香吻;直等到兰妮被我吻得快脱力的时候我才放开已经脸红心跳的兰妮。“秘密就是,哪就像这样,把魔法力量附加在箭上”我从兰妮的箭筒里抽了一支箭出来,接著递给兰妮。接过箭,兰妮学著我的样子也发了一箭。这次被命中的箭靶不但炸得粉碎,还在爆炸地点留下了一大片燃烧中的熊熊火焰;要是这一箭射在敌人聚集的地方,可想而知必定是伤亡惨重的。“我可以帮你做三支魔法箭,你让我亲一次嘴我帮你做一支箭好不好?”虽然我说话的时候满脸邪恶的淫笑,兰妮听完立刻又搂著我脖子献上香吻;这次我可是收足了费用,吻得兰妮全身发软还不打算放人;可惜旁边的眼睛太多,不然伸手进兰妮裙子里应该是可以发现水源的。看了看靶场那边被炸出来的两个洞以及仍在燃烧中的大片火焰,又从其他人口中知道刚才的爆炸是我和兰妮射出的箭所造成的,很明显我和兰妮拿来练习的是魔法箭,而且是威力极强的魔法箭。附有魔法加强的箭在市场上的价格非常高昂,而且数量也相当稀少,只有少部份专门研究在物品上灌注魔法力量的法师能做出魔法箭来。但是由刚刚那两下爆炸威力来看,明明就是附上了强力魔法的箭所造成的,而那种威力等级的箭,市场价格至少每支20枚金币起跳,前提是如果有人愿意拿出来卖的话。克雷伯知道他的团太穷买不起这种箭,兰妮也没钱买这种箭,就算买了也不可能拿来当练习用的箭;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两支箭都是眼前这个年轻法师自己做的。“这个小伙子到底是谁?”再看看我和兰妮肆无忌惮地当众拥吻,克雷伯已经开始好奇了。

原标题:《世界游戏大全51》新CM:随时随地玩全球游戏

相关阅读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
上一篇:但也被重甲步兵以多打少杀物化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精选三肖三码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