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献祭给龙的日子,这次的牺牲者是一个老年人,被一小队士兵给押著来献祭。为了防止老人逃跑,老人的手上、脚上和脖子上都系了铁练;为了怕被选来献祭的人逃跑之後,自己会被拿来

不愧是淫荡的奴隶啊

又到了献祭给龙的日子,这次的牺牲者是一个老年人,被一小队士兵给押著来献祭。为了防止老人逃跑,老人的手上、脚上和脖子上都系了铁练;为了怕被选来献祭的人逃跑之後,自己会被拿来当献祭的代替品,这些士兵们防范老人逃跑的态度比防范头号杀人通缉犯的态度还更谨慎。不过今天情形不太一样:以往总是空汤汤的祭坛旁边今天多了看起来像是冒险队伍的一男四女,四个女的每个都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尤其是那个魔法剑士,身上披著红色披风、仅有一件布料稀少的红色束胸遮掩不住那高挺诱人的伟大双峰、超短红色短裙和及膝高度长统靴衬托著圆润白晰的双腿曲线、披风领口上还用金线绣著一条展开双翼飞舞的红龙图形、背上则斜背著一把破坏剑,看起来有种极为妖魅艳丽的感觉。另一个白衣长裙的神官战士也是让人看了就双眼和小弟弟立即发直的身材,腰间佩带著一把闪耀著白色圣光、看起来像是传说中圣剑的长剑,再搭配著散发出来的圣女气质,让人感觉有如天使一般。(在依蕾亚的个人宝物收藏中有一把圣骑士专用的 3破邪圣剑[holyavenger],威力虽然强大,可惜依蕾亚因为属性限制不能用,依蕾亚乾脆就和茉莉亚换武器了;之前茉莉亚用的 2破坏剑现在是依蕾亚在用,茉莉亚就拿了破邪圣剑去用。)另外一个全身黑衣、倚在那个男魔法师怀里的女孩有著和年纪完全不搭调的成熟身段,娇美幼嫩、洋溢著幸福微笑的容颜看起来只有12岁左右,但是那曲线玲珑的身材可以让王国里身材最棒的16岁少女看了都想自己挖个地洞躲起来。第四个则是绿发的精灵美少女,腰间佩带著精灵族最喜欢的细身长剑,背上背著可以说是精灵族注册商标的长弓,也是超短的短裙遮不住修长纤细的双腿,高挑身材再配上傲人的胸部,最要命的是那对勾魂夺魄、水汪汪的大眼睛,只要被那对媚眼给盯上,男人的欲望就会有如被引爆般开始猛烈燃烧起来。“献祭品来的太晚了吧?而且还是这么个老人?送这种祭品给龙不怕龙抓狂啊?”讲话超没礼貌的男魔法师看起来可能是这个冒险队伍的首领吧?可真是个艳福不浅的家伙啊!“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带队押送祭品来献祭的队长开口问著。“等著领杀龙的赏金咩!”啥?杀龙的赏金?“你们杀死龙了吗?”队长又问,这可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龙真的死了,他们以後也不用担心因为抽中头奖被拿来当奖品(祭品)了。“龙早就被烧成飞灰啦,你自己看看周围也应该看得出来吧!”刚刚被四个大美女给吸引了注意力的队长这才注意到祭坛所在的山顶上到处都是火烧雷击的痕迹:一大堆火球炸出来的黑色凹洞、许多树木被雷劈得只剩下焦黑的一小截基部;很显然这里已经发生过了一场激战。既然激战之後这些冒险者还没死,那倒楣的应该就是龙了。其实,山顶上的痕迹是早上我在练依蕾亚教我的火系法术时搞出来的,再配上一些四处乱扔的雷电攻击,就把山顶给搞成一场大战之後残破不堪的德性了。“龙真的死了?”队长还是不敢相信。我伸手对著被当成祭品的老人一指,依蕾亚身形立刻闪了过去,拔剑挥出,叮叮当当的金属破碎落地声中,老人身上的铁练束缚已经被依蕾亚给挥剑斩断了;从依蕾亚冲前、挥剑、到依蕾亚收剑退回的时间,大概只有一般人眨了眨眼的时间而已,那队士兵根本就完全来不及对依蕾亚的动作作出反应“如果这样还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拿你的脑袋来实验证明一下。”我依旧是嘻皮笑脸。那些士兵现在已经惊讶到嘴巴里可以孵鸡蛋的程度了;用剑把系在人身上的铁练给砍断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砍断铁练又没有伤到人就更难了,最难以相信的是这个魔法女剑士的行动速度如此之快,在高速行动中仍然能准确无比地攻击,现在这些士兵们已经不怀疑我们有杀龙的力量了。随著士兵们回到埃匹兹城内,得到通报的国王和大臣们惊讶无比;龙真的被杀死了?以後可真的是少了一个心腹大患不过,眼前有一个价值三万金币的大麻烦要解决…“啥?没有看到龙的尸体不算数?悬赏告示里面可没规定要怎么杀龙吧!”妈的,怎么又碰到一个生儿子没鸡鸡、生女儿没屁眼的赖帐国王。“没看到龙的尸体,本王怎么知道龙是不是真的死了?”“如果龙还没死,现在你的城市早就已经成为废墟了。”抢在我说话之前开口,依蕾亚冷冷的说著。“反正没有看到龙的尸体就不能算数!”国王还在嘴硬,也不想想现在面对的人是有办法杀龙的人,真的惹火了他们会比惹火一条龙还恐怖。没办法,人就是这么贱,看到龙就会怕,看到其他人就常常忘记秤秤自己有几斤几两了。依蕾亚正要拔剑砍了这个不长眼的国王,却被我拉住了:“好吧,没有留下龙的尸体是我的失误,下次我会记得留下尸体的!”说完也没向国王行礼,带著龙女们掉头就走。“你为什么不直接砍死那个国王,还要弄什么绑架计画?多麻烦”依蕾亚也不顾还没走出王宫之外,直接就对我发泄不满情绪;还好旁边没有其他人听见,不然我的绑架计画要是曝光,可就没戏唱了。“喂喂,只不过是个淫荡的奴隶,竟敢质疑主人我的决定?对主人讲话也不加上尊称?”说著伸手把依蕾亚搂在身边,接著五指大军就入侵了火红短裙遮掩下的丰满臀部,摸得依蕾亚低叫一声,“再说,直接砍了国王太没有意思了,要报仇就要好好整国王一顿。嘿嘿,这个屁股真是完美啊,触感太棒了!”说著连摸带抓揉,弄得依蕾亚全身一阵发麻。“真是!我可真是倒楣啊,碰上你这么不乾脆的主人!”依蕾亚先翻了翻白眼,接著伸手就要脱我裤子,“既然我是淫荡的奴隶,就让淫荡的奴隶好好的服侍主人吧!”“啊,你们怎么可以在这里做那种事,有人在看啊!”看到我和依蕾亚越来越出轨的行动,脸红的茉莉亚著叫了出来。“茉莉亚你也太紧张了吧,又不是要上你,有什么关系!何况你叫那么大声,没人注意都变成有人注意了。依蕾亚我们上屋顶去吧,先收他们一点利息也不错!”“收利息?这个主意好像不错!”依蕾亚歪了歪头,眼中满是恶作剧的笑意。露西亚和依蕾亚带著大家飞上了王宫最高的尖塔上, 香港一码中平特“露西亚先来示范吧!”被我搂进怀里的露西亚连衣服都没脱, 一码中平特资料先和我接了个吻,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接著我抱起露西亚圆润的大腿, 香港一肖中平特公式就对准已经湿润无比的秘径顶了进去。“啊~~~~”淫荡酥媚的呻吟,让底下的国王大臣和卫兵仆人以及王宫里养的宠物,只要有脚会动的全都仆了街。“怎么回事?”“哪个女人这么不要脸?大白天干那种事竟然还敢叫那么大声?”底下众人一片混乱,上面我和露西亚打得火热,依蕾亚笑得直打跌,茉莉亚脸红著把小夜抱在怀里捂住小夜耳朵,以免我和露西亚的不良行为污染小夜的纯洁心灵。露西亚双手搂住了我脖子,一使力就把我的头给按在她丰满的胸部上,我正好隔著衣服对著露西亚的胸部呼气,以便撩拨露西亚的性欲,下身加速运动替露西亚补充发动叫床攻击所需要的快感能量。“噢~~好棒~~~啊~~~”好不容易才爬起来的众人又霹哩趴啦仆了一地的街。“天啊,受不了谁这么骚啊!”“谁这么大胆白天在王宫里通奸啊!”很好很好,露西亚的叫床攻击果然效果一流,能量补充抽插动力全开发动你致命的一击吧,露西亚!“啊啊~~不行~~啊要去~了~~啊啊~~”高潮中释放出来的最大等级淫荡呻吟让底下所有的人全都痛苦地滚做一堆,定力不够的甚至已经把自己的裤子给弄湿了。“队长,去查出哪个贱货这么淫荡!”国王下令,接著放低声音,“找到以後,今天晚上带那个贱货来我寝室。”“呜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不愧是我的主人,呜哈哈哈!”依蕾亚整个人屁股翘得高高的趴在屋顶上疯狂大笑,笑得眼泪直流,右手则是握拳拼命狂敲屋顶来发泄仅靠狂笑无法完全消耗的笑意。看著依蕾亚那随著狂笑而摇动不止的丰满臀部,我放下高潮後全身无力的露西亚,将下一个目标朝向依蕾亚的滚热岩浆洞穴“啊”突然之间被我捉住屁股,蜜穴遭肉棒插入的依蕾亚吓了一跳。“该你叫几声好听的来听了,要够骚够劲才行啊,否则重重惩罚你这个不够淫荡的奴隶!”一边说一边在依蕾亚又烫又紧又湿的洞穴里抽动著肉棒。“啊啊啊,好棒啊!主人请让我淫荡吧!啊啊啊,还要啊!”依蕾亚的叫床攻击杀伤力比露西亚的更强!不但叫得又急又快又淫荡,每叫一声就会带得人心跳加速一次,这么一大串子淫声浪语下来,心脏不好的人几乎都快中风嗝屁了。“嘿嘿,叫的不错,不愧是淫荡的奴隶啊,再来!”活塞运动加速,给你个小小奖励。“啊啊啊,内幕资料噢,好棒!呜,顶到了啦!啊,再快,要去了啊!”第二轮连环攻击发出,底下已经许多人在口吐白沫两眼直翻了,更别提受到影响的人毫无例外通通都弄得自己裤子湿答答的。“真是完美无比的叫床攻击啊!就让我们发出最强的合体必杀技吧,最高频率充能活塞运动全开来吧,依蕾亚!”“咿啊啊顶、顶到了啊!啊,给我吧,主人!让我淫荡吧!啊!啊!高潮了啦!高潮了啦!不行了啊!啊!”一边发出最强最淫荡连环攻击,依蕾亚像是发情母狗似地猛摇屁股配合我的抽送动作,极度高潮之下我们两个都泄了一大堆精。至於底下的人呢?有办法的早已经开始打起妖精架,没办法的要不是练手枪就是走後门了。“呜~”茉莉亚慢慢坐了下来,刚刚依蕾亚发出的叫床攻击连她都受不了,高潮之下终於站不住脚了。依蕾亚果然不愧是最强的红龙啊,连叫床攻击的威力都不同凡响!既然底下的人们已经被依蕾亚搞得精疲力竭,本来打算晚上再执行的绑票计画就索性提前了;离开王宫返回依蕾亚的巢穴之前我们顺手绑架了国王的两个公主一起带走。“你们…你们想对我们做什么?”被我们绑架回巢穴的两位公主吓得直发抖。“只是请你们在这里住几天而已,谁叫你的混蛋老爹赖我的赏金,我就让他著急著急。”我一边说著一边脱露西亚的衣服,刚刚在屋顶上没玩够,现在再来回味一下。“啊~~嗯~~主人~~露露要~~”露西亚娇声呻吟著,双手双脚全盘上了我身体。刚刚在王宫里已经被露西亚和依蕾亚的催情叫床弄得内裤湿答答的,现在还加上了视觉刺激,眼看著我的大肉棒在露西亚的小穴里进进出出,露西亚那满脸酥媚的表情配上淫荡的呻吟,两个公主又是全身酸麻,下半身的湿度又开始增加了。“啊~~不要~~放开我~”茉莉亚一直不肯在别人面前和我做爱,可惜现在我有了依蕾亚和露西亚帮手,两条母淫龙一左一右联手把茉莉亚压在地上,再加上被我把屁股托高了起来,小夜严守中立的情形之下,茉莉亚只能满脸通红地被我从背後干著小穴。“喔,没想到这么湿这么滑这么热!茉莉亚该不是要有人旁观才会淫荡吧,呜好爽!”催情淫荡升温搅拌抽插,茉莉亚呻吟吧!“啊啊~~不要~~讨厌啊~~啊啊~~”茉莉亚拼命摇头,暗金色的长发被甩得四散铺开,可是高潮时下半身狂泄而出的阴精是隐瞒不了茉莉亚现在所感受到的愉悦情绪的。两位公主看到一个圣洁天使般的女郎被我给插得淫荡无比,下半身的湿度又增加了不少。在这里住了几天,两位公主的行动没有受到任何限制,可是两位公主也没办法离开——每次朝向出口走没两步,背後传来的淫荡呻吟声就会让她们仆个大街,更惨的是下半身又会迅速增加不少湿度;这样走起路来感觉极端不好,再说听著女人的叫床声自己都没力气站起来走路了,想逃也是力不从心;後来乾脆连逃跑的念头都懒得转了。我则是是一天到晚拉著露西亚、依蕾亚、茉莉亚和小夜做爱,整天被各式各样的呻吟声蹂躏的两位公主绝大部分醒著的时间都是在下半身潮湿的状态下渡过的。“那个…你的主人为什么这么喜欢这种事情啊?”露西亚拿著烹调好的食物来给两位公主的时候,大公主悄悄问著。这个时候我正好插入了依蕾亚的蜜穴,一手弄著依蕾亚的屁股、一手玩著依蕾亚的丰乳;嘴巴也没闲著,舌头正全力挑动依蕾亚的另一个乳头。“嗯~~这种事情是很快乐的~~你们不知道吗~?”露西亚开始对两位公主灌输毒素;果然不愧是以毒气为主要攻击形式的绿龙啊,随时随地都不忘下毒。“啊啊啊,好棒啊!我好淫荡啊!呜,还要啊!啊啊!快主人给我吧!啊啊!”看著依蕾亚在我怀里扭著动著达到高潮,发出淫荡的叫喊声,大公主突然觉得自己全身酥麻了起来,下半身开始洪水泛滥了。“可是…你们主人的那个…那个好大啊,不会痛吗?”看著我抱过一旁的小夜开始亲吻爱抚起来,小公主很担心的说著。“第一次会有些痛的~之後就非常快乐了哟~~”露西亚灌输毒素的本事真是一流的,配上那个天真无邪(?)的表情,两位公主几乎已经相信她的话了。“嗯~~~”看到小夜的蜜穴被我插入时脸上露出的快乐幸福表情,小公主突然觉得自己下半身好像也被插入了什么似的,湿度又大幅增加了。“看~小夜不是也很快乐嘛~~?”露西亚在旁边加药下毒。这两个公主现在已经被彻底完全毒化了,看著我的眼神也从害羞变成了饥渴的眼神;你下毒的本事真是太棒了,露西亚你真的应该去改行贩毒的。“啊~~~主人~~好~快乐~~”看到小夜高潮时眼泪配著阴精齐流,那副已经爽到完全不行的样子,小公主也是一阵寒噤,泄了一滩。这两个公主差不多已经可以吃了,我放下小夜来到两位公主前面。看到我走过来,两位公主同时脸红,但是没有算闪避或逃跑的样子。“谁想要先来?”我故意摆出温和的微笑,标准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微笑。两位公主对看一眼,脸上更红了,可是没有人先开口。“那就看谁脱衣服的速度快罗,先脱光的人先来!”我提出邪恶的建议。由於内裤被自己的淫液弄得湿湿的穿起来很难受,两位公主来了之後没多久早就把内裤给偷偷脱掉了,所以现在比脱衣的时候都是把衣服一脱就立刻一丝不挂,随时都可以被送上餐桌让我好好享用一番。“嗯,妹妹动作比较快,就妹妹先吧”在大公主的嫉妒眼神中,全裸的小公主被我抱入怀里,接著双腿被分开,然後就是小公主的成人仪式开始。“啊,痛!”小公主蹙起眉头;虽然刚刚看我和小夜的春宫戏让小公主的蜜穴已经充分润滑准备完毕,14岁就被开苞毕竟还是会痛的。“啊啊好棒~啊真的~感觉~啊~好棒啊~”虽然说刚开苞会痛,在我的温柔攻势下很快就苦尽甘来,小公主一下子就被推上了生命中的第一次高潮,而且还在向上继续攀高之中。“啊啊~~呜~~人家~~要~~啊~~”娇吟声中小公主身子後仰,意识一下子就被极度高潮的绝对快感给淹没了。看著自己妹妹双颊泛红,抱著男人的身体拼命扭腰追求快乐的样子,大公主已经开始想像自己接著能得到什么样的快乐了。“呜~”赤裸著被抱入男人的身体,再来就是下体一阵刺痛,大公主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不过疼痛没有想像中厉害,倒是那种远超过想像中销魂蚀骨的愉悦差点让大公主窒息了。“啊~嗯~要~~给我~~呜~”炙热的肿胀感在下身不断掀起快感的火焰风暴,意识逐渐被融化的大公主开始呓语著。“咿啊啊啊啊!天啊!救我!天啊!啊啊!”突然传来电击般的强烈酥麻快感,达到高潮的大公主一下子就被愉悦的浪潮给淹没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好不容易醒来,大公主这么问著。“你不需要知道,你喜欢的是我的人还是我的名字?”吻上了大公主的樱唇,快乐的前奏曲一下子就把大公主的疑问给吹跑了。从此大公主没再问过我的名字,小公主则根本连提都没提过。她们想要的时候,只要裸体靠在我身上,我就会让她们高潮到人事不知为止,不知道我的名字倒也没什么不方便。於是两位公主就和我们一起在这个山洞里渡过了她们一生中最快乐也最无忧无虑的一个月。嗯,至少当事人是这么认为的;整天除了睡觉吃东西以外就是做爱,还真的没什么时间去想到自己被绑架之类的头痛问题。“公主回来了!公主回来了!”听见卫兵的叫喊,埃匹兹国王连忙直冲到门口,果然看到五个骑马的冒险者护送著一辆载著两位公主的敞篷马车,缓缓向王宫大门而来。自从两位公主失踪後,贴了许多悬赏希望能找到公主的去向,在许多冒险者的合力搜索下仍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国王整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现在看到自己女儿平安(?)归来,国王高兴得差点没跳个半天高,连忙亲自来到马车旁边,伸手扶女儿下车。看看两个女儿失踪了一个月,除了衣服有些不整齐以外,人倒是变得更漂亮(那当然,被我“灌溉”了快一个月,不漂亮就有鬼了)了,很显然没吃什么苦,国王这下子放心了。倒是两位公主一下马车,行礼见过父亲以後立刻跑到我身边来问我:“你什么时候还会回来?”“不知道,有时间我立刻就会回来看你们的。”送了两位公主一人一个热吻,这才跨上马背,带著我的龙女们策马加鞭离去。“他是谁?”看著自己的两个女儿疑疑地望著离去男人的背影,国王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能让自己两个女儿如此倾心的人物究竟是谁?“不知道,他没有说。”仍然望著马匹奔驰踢起来的尘埃,大公主幽幽说著。[注]paidpiper:童话故事里吹奏带有魔力的笛子音乐,把危害村子的老鼠通通带走的魔法吹笛手。由於村长事後反悔不付酬劳,吹笛手又吹起了魔法音乐把村子里的小孩通通带走。莫札特的音乐“魔笛”就是写这个童话的。有看过脆笛酥广告的各位大大应该对那段“魔笛”配乐相当熟悉才是。

,,香港精选一肖一码全年资料
上一篇:“怎么了?”李均奚落的问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精选三肖三码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